6a广告位
6A资讯站 >网游>正文

跪着发展的游戏业如何赢得自信尊严?三大佬央视对话

[2018-02-13 14:13:27]

2月11日晚,央视2套《对话》栏目迎来了三位游戏圈的大佬人物,完美世界CEO萧泓、盛大游戏董事长王佶、游族网络总裁陈礼标就中国游戏业发展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进行了畅谈,同时知名电影导演唐季礼、中国互联网协会法治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胡钢也参与了本期对话讨论。

在对话过程中,主持人就游戏业的山寨盗版、行业高度垄断如何突围、以及产业健康发展提出了问题,现场三位游戏公司大佬纷纷谈及了自己的见解。

行业山寨盗版问题

箫泓:最近就在某省,抓住了一个真的就是深度山寨我们一个最有名产品的一个案例,然后我们人已经抓到了,但是法院说,检察院吧,检察院说,证据保全不够,没有办法起诉。当着我的面把人放了,所以我认为我非常同意王董刚刚讲的事情,呼叫网管最核心,如果问我的话,最核心的是什么?就是法律体制一定要更健全,不光是一个政府政策的问题,也要出台足够细的法律条文。然后我们的执法单位要有足够的空间去开始,去执行这个法律条文,然后就积攒了经验,就知道说面对这样的犯罪,应该怎么样处理。这样我们这些企业才能受到帮助。

我觉得任何一个社会的发展,它必须是有一定的阶段性的,所以今天我们能做的最好的,就是让我们自己变得更加创新。我要领先那些山寨者更长的时间。

王佶:从盛大的角度来说,肯定是山寨的最多的,因为在座的可能都玩过传奇嘛,但是到今天我想应该是在这个事情上受害最大的一个公司了。因为我想应该有至少几千款山寨传奇吧。

事实上很多A股的上市公司也是做我们类似产品,也很多。事实上你做的越成功,别人可能山寨你越多,我们为什么说呼叫网管,有些正规公司来山寨你的时候呢,事实上某些地方政府是有保护的,是有一些地方保护在里面的。所以当你过去的时候,当地政府阻力还是蛮大的,他认为你怎么可以来打击我们当地这么优秀的企业呢?

胡钢:那么实际上是2017年著作权这种诉讼里面最大的一个变化,叫做把网络游戏,把它界定为类电影作品,类似于电影,那么造成的一个结果是,我们十几年前,二十年前,法院判决一个热血传奇的案子,可能判几万或者几十万,而去年,有些中院一上来就判一千多万,甚至两千多万,另外把它作为类似电影,而且我们的法官包括我们的相关的文化或者是版权执法人员,也对整个网络游戏的产业的认识更加细致,更加精准。那么,整个的这种惩戒力度应该是前所未有的,请注意这个词,叫“类电影”。这个确实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这一点是非常值得注意的。然后我们刚才提到的侵权、盗版,实际上我们说的很清楚的是,叫做外挂私服类,就是完全是一模一样的,然后这一类是直接追究刑事责任,就是您说的找公安。人家很好弄,完全一模一样。

还有一点实际上也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实际上我们的法院或者是执法机关,就是你去申请禁令,就是制止侵权,以前是不敢干的,现在是认识更加清晰,然后是判断更加精准,已经有很多案件在诉前甚至诉中已经要求对方停止侵权,你不能再发行,你得下线了。那么实际上对于我们企业来说,特别是自主创新的企业来说,这一点是比你赔我多少钱更重要,因为不能让干坏事的人干下去。

行业垄断如何突围

王佶:其实每一家公司都是从创业过来的,我们当年其实我也是睡在公司的,铺一个草席睡公司,睡两个月。我们盛大走到今天,其实有三个战略机遇,第一个其实我们从2000年开始做这个行业,当时我觉得我们最大的一个红利是中国上网人口红利,然后我们又是第一个把传奇做得那么成功,当时我们市场占有率60%几,第二个阶段,实际上是我们真正很大的创新,就是2004年、2005年,我们把时间收费改成了道具收费,这是盛大最大的一个革命。也就是说今天中国网游能够屹立在世界,这也是一个很大的一个创新,所以在这个概念下,我们做成功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赌博,导致后来所有人都走这个模式了。第三个就是我们现在2014年、2015年,我们2015年手游时代转型的历史机遇,我说这个意思,就是供你借鉴。

在每一个历史机遇的时候你是有机会的,你比如说2012年、2013年手机兴起的时候,你这个时候彻底转型做手游,就好像游族当时2008年、2009年,当时第一个做页游,对吧。这样的时代,因为大公司永远转向没有你快,我们的精兵强将永远是在主战场的,我们就算看到那个方向,我们可能拿小部队测试一下,这个时候跟你是地是一样的,这个时候就是你的一个选择的问题。我觉得历史机遇你一定要把握,这个就是你,你相信什么,他最后就是形成什么,你最后从战略角度考虑这个问题,就算今天在不同的领域当中,不同类型当中还是存在机会,像旅行青蛙这样的游戏,大家看每个人都能做,旅行青蛙是一个单机游戏,它能够做到月流水上亿。这种细分领域,为什么存在这样机会,就是因为刚才补充女性玩家的观点,现在由于手机普及,女性玩家几乎要占到一半了,跟以前不一样了,细微的角度,成功的人总是能够找到机会的人。

箫泓:创业实际上是一个小公司形成长尾的这样一个过程,但是中国的整个生态呢,游戏行业目前生态来,长尾生存其实碰到很大的问题,我们自己显然已经不在这个长尾上。但是你看成熟市场,有数千家小公司,可能只有两三个人,他们只要做出好的游戏,他们就能赚到钱,他们就能在长尾的效应里面能赚到他该赚的那些钱,能够养活自己。今天你刚刚提到最大的问题是,你即使做了一个别人能看上去挺好的游戏,但是因为平台的垄断,或者说利益分配的不均,从研发角度来讲,其实拿不到什么钱,你的生存变的很困难,这才是今天中国游戏生态里面最大的一个问题。

我们一直呼叫这个行业需要有更公平的竞争的一个环境,当一个政策的市场环境并不具备一个打破垄断,支持公平这样一个政策特点的时候呢,任何一个企业都有可能变的不知不觉变成垄断了。所以在西方的成熟社会里面,不管微软还是更早以前的ATNT,这样大企业都曾经因为纯粹的政策原因,纯粹的法律原因,被迫放弃很多的垄断的因素。所以,我认为在很多行业里面,在中国这样时间也差不多要到来了,这个做出最大努力的应该是政府。我们这样的企业,我们会做很多呼吁,但是我们希望在游戏行业里面,我们希望将来能够变得更公平,而不希望看到真的有垄断出现。

陈礼标:对这个产业所有的创业者而言,有的可以联合大山,刚刚说一千万的流水只能分一百万,到我们那儿肯定不止。所以你必须想办法去跟那些,在这个产业里面已经有实力的,包括前面的两座大山,我们这几个小山等等,可以做一些合作,我们有机会让产业走的更远,走的更好。

行业健康发展

王佶:这个行业肯定是需要所有人都参与做这件事情,最早其实是盛大跟新闻出版总署推出了版号管理制度,以前是所有游戏都能上来,引入了政府审批这个机制在这里,后来文化部加入了事后监管,然后再过了两年,我们又推了身份证,未成年人保护,不让它登录,包括防成迷,后来也加了。如果说我们全行业,包括政府监管,我们就一起落实这个分级,落实这个,落到实处的话,我觉得是能够解决家长担心的这个问题的。

箫泓:因为在这个行业里面,在碰到这样一个纷纭复杂,我们自己有的时候看起来都心里很不爽,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身做好,我们希望我们自己变成榜样,说实话,合法守规,很简单,所有的符合这个社会规定的,这个政府的政策也好,法律规定也好,甚至我们道德约束所规定的东西,我们都要做到最好。

唐季礼:其实根源还是在于内容,我们原来的游戏的内容比较苍白,都是闯关打互动,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把它注入更多的内涵呢?我们能不能把有限的内容,把它更有文化,更有内涵,更益智,每一个闯关的时候,给那些小孩学到一种东西,在闯关的又学到一个学问,如何把这个内容、内涵让那个小孩儿在消耗时间在游戏里面,它是学到东西的。那么这个就需要我们游戏的大佬,在创作团队给予他们的任务,就像我们拍功夫瑜珈也是,我有打啊,我有狮子啊,我有土狼。可是,我小孩儿能看的,那这一个就是你们做游戏的创作的人应该要考虑的一种社会责任感,把这个理念放到游戏里面,可能我家长就放心了。

跪着发展的游戏业如何获得自信和尊严

箫泓:我讲一个故事,100多年前,在美国有一群孩子,边远地区一群孩子,他们天天在玩一种游戏,这个游戏是什么?在地上划方方的格子,有一个孩子拿着一个树棒,另外一个孩子拿一个线球,扔、打,毫无疑义的一件事情,家长恨死了,说这些孩子每天花三个小时在玩这个,不去好好上学,将来怎么工作。一百年后的今天,这个东西叫棒球,Baseball,纽约阳极洋基队的一个最佳的主打手,一年因为打棒球他可以赚3000万美金的薪水,还不说他身上的代言。最早没有意义的一个游戏,变成一个职业,孩子可以因为他养家糊口,甚至可以因为他变成非常有名的人,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人,这就是一个职业感,所以,在2012年的时候我们认为电子竞技会是游戏里面的一支,因为玩游戏,如果我能创造一个职业,因为有人能够玩这个游戏赚到钱,我们做的刀塔世界锦标赛,最高奖金额2400万美金,冠军战队拿走了一千多万美金,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他已经是世界第四,第五大职业赛事奖金额最高的比赛,这样就有很多人愿意花时间做这个,他们的父母还有什么可担心?因为他有一个职业,这是一个可以追求的东西。

王佶:我客观说一句,应该是这么说的,比如说员工在盛大工作应该也还算是自豪的,在大公司,当然我自己是有一点困惑的,因为我有的时候跟领导见面,别人会介绍,做游戏的,领导就一皱眉,肯定是一皱眉,做游戏的,想不通,因为一个不了解,第二个大多数是家长一样的,这个行业总归还是有一点误解。说到这一点,你说到这个话题,我首先今天特别感谢一下央视,央视有这么一个栏目。能把我们拉上对话来聊这么敏感的话题,我真的特别感谢。

陈礼标:一个新的事物出来的时候一定是这样的,一定会经历一个很长的爬坡期。200年前火车刚刚出来的时候,大家觉得那是一个怪兽,游戏行业也需要经历这样一个时间,两年前我提供一个观点,叫游戏这个产业是在跪着发展,为什么?他受到很多歧视,受到很多不公正对待等等。

吕本富:同时我特别想说一句,我们的网络游戏产业的出口额,我看到一个数字,去年是超过了480亿人民币,这是其他的任何中国文化里面从未达到过的高度,是绝对的遥遥领先,从事实表明,中国网络游戏已经绝对的走在了前列,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网络游戏产业理所应当非常自豪地拍着胸脯说,我是整个中国文化产业乃至创意产业的最强的主力军,我要更好。

箫泓:我觉得你热爱什么行业,你就应该追求什么行业。热爱游戏的人完全可以追求游戏行业。

王佶:回到我最初,游戏是一件快乐的人,所以我觉得上一代企业家解决的是怎么解决温饱问题的话,我们这一代人就是怎么让中国的人生活的更快乐。

陈礼标:其实我想起一句话,在基督山伯爵里面的,如果你特别渴望获得一些东西,你就让他自由,如果他真的属于你,他有一天一定会回来,所以我们持续去投入,持续去做更好的产品,终有一天我们会有尊严,会有荣誉的。


6A打造六星级的专业游戏服务平台,更多相关游戏资讯请关注【6A游戏专区】

想要获取更多第一手手游资讯,点击直达【手游专区】

更多游戏同步直播观看,请前往【6A直播站】

[ 6a.com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6a.com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更多 >相关文章

分享到: